头页面
欢迎访问衡水政协网站
今天是:
今天的天气预报:
您现在位置: >> 建言献策

让京津的医疗资源“下沉”河北

2015年5月25日 09:55:45   来源:河北日报   

在优质医疗资源的人均拥有量上,河北远低于京津地区,目前每天有超过15万的河北患者在北京就医。京津冀协同发展离不开医疗卫生、教育文化等公共资源的均质化。省政协委员赵汝东建议----

                  让京津的医疗资源“下沉”河北

 

京津冀的协同发展离不开医疗卫生、教育文化等公共资源的均质化。针对如何才能实现京津冀医疗协同发展问题,省政协委员赵汝东有期盼也有担忧。京津冀三地医疗资源分布的不均衡,大量河北人去北京就医,已成为一个必然的无奈选择。他提出,通过对京津冀三地现有超大型公立医院的拆分,重新组建新的独立医院,有利于优质资源的释放、医院的重新布局、解决居民看病难的问题以及促进京津冀医疗资源均质化的实现。在组建新医院的同时,可以吸收社会资本,促进社会资本办医,打破大型公立医院的垄断地位,从而实现医院产业间的良性竞争和发展。

河北在优质医疗资源的人均拥有量上严重低于京津地区

据国家卫计委数据显示,2013年北京市外来就医流动人口日均70万左右,其中23%的就医人员来自河北。“透过这组数据,如果说我们能够深深地感受到京津冀医疗资源分布的极度不均衡,不如更确切地说是河北省在优质医疗资源的人均拥有量上严重低于京津地区。”赵汝东委员介绍,在医院等级最高的三级甲等医院的数量上,北京与河北都是37家,而河北的常住人口却是北京的3.6倍。从每千人拥有的卫生技术人员数量上来说,北京每千人拥有9.48名,天津是每千人拥有5.45名,全国每千人平均拥有4.94名,而河北却是每千人拥有4.32名。在此状态下,河北人去北京就医,已成为一个必然的无奈选择。

国家卫计委明确提出,推动京津冀医疗卫生协同发展,应着眼于北京城市医疗卫生功能疏解,并确定了“中心限制、周边发展,综合限制、专科发展,院内限制、外溢发展,单体限制、系统发展”的总原则,同时将河北省定位于“继续强基固本,提升全省服务水平”,实现由“被动输出”转为“主动疏解”。

赵汝东委员介绍,从目前现有的做法来看,京津冀三地医疗合作主要通过以下五种方式:组建跨区域合作的医联体(如北医三院与承德市妇幼保健院成立跨区域的医联体)、医院间业务合作、共建新医院、进行人才进修培训、共同成立医院联盟(如朝阳医院联姻河北燕达国际医院)。目前,河北省与北京医院开展固定业务往来或合作事项的二级以上医院达到200多家,北京和天津各大医院每年为河北培训的医务人员数量也在逐年增加,但是我们却依然看到每天仍有超过15万的河北患者在北京就医,这也证明了现有的京津冀医疗合作方式,远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京津冀医疗协同发展仍面临着不少瓶颈。”赵汝东委员以环京津的保定、承德、唐山、秦皇岛、廊坊、沧州等市为例进行分析,目前存在的问题包括四个方面:一是三地医疗卫生规划缺乏整体性,没有从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高度进行医院的区域规划和设置。二是京津冀的互动性不足,更多的层面是在京冀、津冀之间的交流与互动。三是医保报销政策,许多在北京工作河北居住的居民看病不得不在北京,否则难以报销。四是行政规划的制约,这也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因素。

实现优质医疗资源的优化布局,组建紧密型的医院集团,支持更宽泛的合作办医

据了解,为实现京津冀医疗协同发展,我省提出了协同发展的六种模式:一是可实施整体搬迁,将优质资源直接输出到河北省环京地区;二是可开展合作办医,实现互惠双赢;三是可帮扶建强专科,延伸北京优势技术资源,提高河北省服务水平;四是可实行远程诊疗,逐步实现三级医院和市县两级医院全覆盖;五是可加强科技交流,逐步解决河北省看病难、吸附力差的问题;六是可深化联防联控。“事实上,这六种发展模式,尤其是第一种模式几乎不可能实现。而其他的五种模式,目前或多或少均有开展和实施,但成效甚微。”赵汝东委员认为。

“近年来公立医院不断无序扩张,超大型公立医院比比皆是。国家卫计委多次提出严格控制公立医院床位规模,但现实结果却是公立医院越控越大。医院在变大的同时,虽然部分解决了看病难的问题,但同时也带来了更多的负面效应,如患者就医等待与院内奔波时间更长、医院运营效率低下、过度医疗等问题。”赵汝东委员提出,在新一轮严控公立医院规模扩张的管控下,拥有众多优质资源的大型公立医院应该通过拆分来充分发挥与挖掘医院在人才、技术、品牌等方面的优势,实现优质医疗资源的优化布局,使其更好服务于患者。

他呼吁,组建紧密型的医院集团。当前,国内大多数的公立医院集团,多是通过契约方式成立起来,处于一种“集而不团”的状态,集团内部医院间联系松散,无法发挥出医院集团及核心医院应有的优势。京津冀三地政府应从政策上、国有资产管理上给予更多的特殊政策,例如支持医院资产的划拨、地方政府对运营状况较差的公立医院管理权的放弃等。在发达国家,众多的单体医院通过加入各类医院集团,实现管理与技术上的提升。正是因为众多中小型医院在技术、设备上的落后,人才的匮乏,才导致每天数以十万计的居民赴京就医。以产权为纽带的这种紧密型医院集团的组建,有利于核心医院对集团内部卫星医院的资源投入和人才培养。

同时,支持更宽泛的合作办医。目前,已经有部分北京大医院通过共建的方式在河北开设分院。京津冀三地的合作办医,不应仅停留在新医院建设层面,在老医院的学科建设层面也要加强互相合作。在基层医院的学科发展方面,除引进大型公立医院以外,还可以与专业化的医院管理机构进行紧密合作,通过引入专业的管理机构来实现医疗资源的优化组合。并发展远程医疗,从医保支付制度和医院价格制定上给予远程医疗更宽松的发展空间。

让京津医疗资源有更大的“下沉”动力,支持河北基层的医疗卫生事业发展,让患者回流

河北的基层医院对优质医疗资源的需求,包括患者是很强烈的,对京津冀医疗协同发展也很期待。唐山、保定、沧州、衡水、承德和秦皇岛等都在积极和北京的医院对接,虽然方式不同,但目的一致。“从目前情况看,河北省患者已有一些回流,京津冀之间的医疗合作确实给河北当地医院以及患者解决了不少问题,患者的就医负担也有所减轻。”赵汝东委员坦言,在成效之外,京津冀医疗协同发展的问题和困难也不少。如果没有很好的政策支持,没有政府导向,单靠医院之间的合作难以持久,不可持续。

赵汝东委员提出,异地医保互通是目前京津冀医疗协同发展的“门槛”之一,尚未跨越。京津冀之间的医疗合作涉及利益分配问题,医保资源的分配是其一。目前京津冀的医保政策各有不同,报销范围、比例及医保目录都不一样。

“从医保这个方面来说,异地互通模式不是让患者都到北京去,而是让北京的医疗资源‘下沉’,支持河北基层的医疗卫生事业发展,让患者回流,有效缓解京津大医院的拥堵。”赵汝东委员认为,在京津冀医疗一体化乃至协同发展战略提出后,在制定政策时要重点考虑这个方面,要让京津的医疗资源有更大“下沉”的动力。整个打破现有京津冀医疗格局,集中起来做一个“大医保”的标准,不一定利于京津医疗资源的“下沉”,甚至,如果在北京天津看病和在河北一样,可能导致河北的患者都跑去北京和天津的医院看病,更添加了两地的就医负担,京津冀医疗一体化甚至会流于形式。

主办:政协衡水市委员会 承办:衡水市政协研究室 地址:衡水市育才街政府办公大楼 冀ICP备05018304号-25
网址:www.hbhszx.gov.cn 邮箱:hbhszx@126.com 设计:创新网络